欢迎进入仓颉文化研究院官网! 您是第 115315 位访客

首页 > 仓颉案例 > 仓颉南乐朝拜圣地


      位于南乐县西北18公里的梁村乡吴村,在漳河故道之北,仓庙之东。仓颉陵为一高5米的大土丘,占地约2700平方米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仓颉陵原有陵门,地叫朝天门见“朝天门”,硬山式砖木结构,檐下有匾额,书“史皇林”三字。如今陵门已无,不知圮于何年。陵前旧有石牌坊、石狮、石人等雕刻,为明朝隆庆年间南乐知县刘弼宽所建,可惜毁于“文革”时期。20世纪90年代进行了恢复。一对汉白玉石望柱,盘龙缠绕,气势不凡,十分精美壮观。望柱北有一对高六余尺的石狮,蹲坐在汉白玉石牌坊前方。石牌坊四柱三楹,冲天柱上四只朝天吼,昂首端坐。坊座为束腰仰俯莲须弥座形状,抱鼓石上雕刻着十二生肖。牌坊正中书:“字圣坊”三字,为中共南乐县委书记张学义所书。两厢书:“天雨粟”、“鬼夜吟”六字,为南乐县长聂兆鹏题书。据《淮南子》记载,仓颉造字,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,黄帝于春末夏初发布诏令,宣布仓颉造字成功,并号召天下人民共习之。这一天,天上下了一场不平常的雨,落下无数的谷米,后人因此把这天定名谷雨,成为二十四节气中的一个。也在此时,人们在夜里听到魔鬼的哭泣呻吟。可谓是惊天地泣鬼神。这便是“天雨粟鬼夜吟”的来历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后人对“天雨粟,鬼夜吟”是这样解释的:仓颉造字,加快和促进了人类的文明,人们渴求知识,竞相读习仓颉创造的文字。天帝担心百姓只顾习字,忘记了种田。因为春天即将过去,误了农时,田园将会荒芜,所以就下了一场谷子雨,提醒和警示人们别忘了农时。人们掌握了文字,开始聪明起来,一些平时愚弄百姓的坏人、魔鬼,感到惊恐不安,便在黑夜里跑到野外哭泣吟诉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些解释是不是符合古人的原意?不少书籍都顺从此说,大约有据不妄,不无道理吧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石雕

     

      字圣坊北有一对高大的石鸮xiào。鸮,本为一种凶猛的飞鸟,即后人说的猫头鹰之类的怪鸟。它的本意是一种吉祥物,与现今人们的理解迥异。

 

      再往前有一对翁仲,属明代隆庆年间刻石。一老一少,东西对面站立。雕 刻线条流畅,细腻自然。


      人们说,仓颉陵前的石刻中原来还有石龙一对。全陵的石刻为天上飞禽鸮鸟,地上猛兽雄狮,水中王者蛟龙。三者浑然一体,气势恢宏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三通石碑

       

      恢复后的仓颉陵前有三通石碑一字排开,正中为国务委员陈俊生题写的巨碑,兽蚨龙首,宝相团花点缀两侧,十分精美。碑正面书“仓颉陵”三个大字,字体遒劲有力。

碑阴为聂兆鹏撰写的碑文,记载修复仓陵始末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墓陵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仓颉陵为圆锥形,有砖墙围绕,设计别具匠心。陵墓围墙周长36.5米,象征一年365天之数。围墙由砖垛界开,分12节,含意为一年12个月。每节长3米、3.1米或2.8米,其意每个月的天不等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陵墓边沿较为平整,是游客步行踩踏而成。地方有一习俗,人们拜谒仓陵,必登上陵墓绕三周,说是可保不腰酸腿疼,身体隶健。当然,这仅是人们的良好意向,是人们崇拜字圣仓颉的表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陵上青草葱郁,人们称为儿女草。当地有“薅个草儿,生个小儿;刨个根儿,生个妮儿”的传说。谁家想生男生女,到仓陵取草,用红绳系牢,放入怀中,取一名字,一路呼唤至家,把草或根压人床上被褥之下,保你日后生下如意儿女。

习俗如此,灵验与否,没人考究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仓亭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仓颉陵后原有一高台,三丈有余,传为仓颉造书台。台上有古亭,名“仓亭”,亦名“六书亭”。因传说象形、会意、形声、指事、假借、转注等六种汉字造字法是仓颉的发明。当然,仓颉的造字,主要是象形,间有会意、指事字而已。六书之说是东汉学者许慎在编著中国第一部字典《说文解字》时总结出来的。


      如今,造书台已因平整土地夷为田畴。书台不存,亭将焉附。人们为圣人着急,谁料1994年曾建六角两层木结构仿古亭一座,于1995年正月二十八为大风摧毁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马碑

      

      庙前古道侧畔原有下马碑一通,为明代刻石,上书“文武官员至此下马”字样,今亦无存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亭子碑

      

      庙门西侧有亭子碑一座,四面各以不同雕刻技法刻成“字圣故里”、“魏州名邑”、“昌乐旧郡”和“万石君家”十六字。正面“字圣故里”,用的是平面起阳雕技法,为原北京市副市长郭献瑞题书,词意甚明,即指此处为造字圣人仓颉的故乡。东侧“魄州名邑”,平底雕刻,为原贵州省政协副主席孙汉章题书。南乐东汉时属魏郡,唐代重要藩镇,属河北五镇魏州、黎州、澶州、莘州、毛州、之首的魏州。南乐时称昌乐,北宋时属北京大名府。唐时,魏州雄居中原,而魏州辖域内又以昌乐县为最有名,唐初出过一国公五宰相十刺史,中期曾出现过著名天文学家、音乐家、礼仪专家等,一时成为佳谈,故有魏州名邑之称。邑,与县意同。北侧“昌乐旧郡”,圆底雕法,为原浙江省委第一书记铁瑛题书,取北魏时期曾于此置昌乐郡之意。西侧“万石君家”沙底雕法,为原濮阳市副市长曹濮生题书。唐朝时昌乐人张文官至极品,与李勋即徐懋公,因有功于唐,李世民赐予李姓并列为宰相。其兄张文琮,任建州刺史。从弟张文收,官至太子率更令。子张潜,官魏州刺史;二子张沛,官同州刺史;三子张洽,官卫尉卿;四子张锡,在武则天时任宰相,工部尚书。中国古代官员薪俸以粮食计算,张文一家所得俸禄每年在一万石以上,时人称为“万石君家”。五代时人张昭远、贾纬修纂的《旧唐书》,宋人欧阳修主纂的《新唐书》均有记载,也称“万石张家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朝天门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仓颉庙头门名“朝天门”,原为硬山三间,后改建拱券三间三门。朝天门外有石华表一对,威武的石狮蹲卧两侧。大门正中石匾额书:“史皇圣庙”。为清康熙年问南乐知县方元启题书。两侧书“文宗”、“字祖”四字,为康熙年间曲阜贡生孔尚义所题。孔尚义名气不大,只是南乐县丞,可他的哥哥却是大名鼎鼎的文学家,名剧《桃花扇》的作者,该剧以明末清初侯朝宗与李香君的爱情故事为主线,描写了在社会大变革时期不同人物的不同立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大方碑

      

      朝天门里有两通大方碑,高大挺拔,皆为明朝天启年间立石,东侧方碑刻“三教之祖”,西侧刻“万圣之宗”。八个字皆近二尺见方。方碑是奉了圣旨而立的。当时朝廷有吏、户、礼、兵、刑、工六大部,三部尚书参与了立方碑,即吏都尚书崔景荣,工部尚书李从心和刑部尚书李养正。参加立碑的还有内阁大学士宰相魏广微,监察御史梁天奇以及大名府知府并府属各县县令等百余名官员,举动可谓大矣。立碑的主持人是中国历史上有名的“叶青天”叶廷秀,更增加了游人对方碑的肃然起敬和对仓庙的崇敬之情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方碑上记载着两个有趣的故事:

      

      明朝天启年间,朝廷要员大学士魏广微、吏部尚书崔景荣、刑部尚书李养正、工部尚书李从心和监察御史梁天奇等人奉旨在此建仓夫子神庙,竣工时立大方碑两通以记其盛。大名府各级官员忙不可支,纷纷参与其事,并公推南乐知县叶廷秀今范县人主持操办。南乐民贫,无力支付巨额资金,叶廷秀请示知府向胤贤。知府号召大名府各县捐资,并首先带头许诺捐银十两,其下司刑孔化也带头报名。各县知县见知府带头,也都慷慨许诺,各捐银五两。叶廷秀耿直信义,见钱有了着落,即迅速办成了此事。方碑立毕,叶廷秀向各位收银时,不料知府、司刑等人却赖账,分文不出。其他各县也想效法上司,不愿出银,但碍于叶廷秀的面子,只好硬着头皮拿了一两银子,算是交了差。叶廷秀素来不仰合上司,就发了话:“你们让我作一时难,我让你们丢几辈子人。”于是,他便命人在大名知府向胤贤、司刑孔化名下刻有“捐银拾两”四字之后加了“未给”两个字。在其他各县知县名下的“捐银五两”之后加了“止给一两”等字。大名府各位官吏自知理屈,敢怒不敢言。于是,两方石碑成了几位言而无信的封建官吏们的耻辱柱。本想流芳于后世,却遗臭数百年。至今,“三教之祖”方碑上字迹仍然清晰可辨。据此,也可窥知封建社会不少官吏伪君子的本来面目,同时也可从一个侧面了解号称“叶青天”的叶廷秀的为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万圣之宗”方碑左侧记载。明英宗时。皇帝感梦,下旨求访仓夫子的陵庙。南乐知县张清不敬仓颉,隐匿不报。但又怕圣上怪罪下来,便草草建庙三间,以少牢羊、猪祭祀,违背了应以太牢牛、羊、猪祭祀的定制。不久张清举家回乡祭祖,在河中翻船,全家淹死。碑文说“阖家葬江鱼腹中,岂非圣祖仓颉震怒而肆之罚也。”此说虽然未免有些牵强,但是,可以想见当时人们对字圣仓夫子的崇敬之情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仰圣门


      方碑后为二门,也称重门,名“仰圣门”。硬山式建筑,三间,为清朝乾隆年间重建。二门内西侧,有石刻僧人抱“万善同归”石牌。故老相传,这就是和尚李保。李保原籍南乐县蔡庄村,明初与其母自山西迁来,成家立业。李保至孝,其母卧病,双目失明。李保百计求治,均未奏效,于是求拜仓颉,许愿说若得母病痊愈,情愿削发剃度为僧,永伴青灯。李保回家,果见母亲病愈,耳聪目明,行动如初。李保言之有信,便告别母亲妻儿,赴仓颉庙出家为僧。后来,李保成了仓庙主持,收了几个徒弟,活了九十来岁,死后,其徒把他安葬在仓颉庙西,并建石塔,名至孝禅师葬塔,俗称“李保塔”。今塔已不存,其他五座石塔和两座砖塔也已夷为农田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正殿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万古一人殿 万古一人殿也称正殿,俗呼为大殿,因殿前檐下有“万古一人”巨大牌匾而得名。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正殿为明代建筑,由拜殿和正殿前后衔接组合,拜殿卷棚顶式,三间,明朝崇祯四年八月修建。拜殿前檐的两根方石柱擎托,石柱雕刻十分精美,堪称明雕佳品。柱上有一副对联:上联为“百王景仰治代结绳扶宇宙”,下联为“万圣崇尊文成书契整乾坤”。上下联均为阳刻,

字体秀美。上联右上方阴刻一行楷字 “巡按直隶监察御史汝南傅振商题”。


      正殿为庑殿顶,四阿单檐,飞角凌空,古朴壮观,为明天启七年建筑。正殿面阔五间,进深三间。殿内八根粗难合抱的木柱安立在覆盆式石柱础上,支撑着四阿屋顶。木柱上大都有楹联,迎门一副为明代名士王九如题书: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上联:灵龟负书泄天地造化之秘功垂万世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下联:雨粟治字开圣贤道德之传文字一人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两厢亦有木刻楹联,为明朝叶廷秀题书: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上联:秉睿德而作书天地山川辟图画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下联:察灵文以造字帝王师相启渊源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正殿内正中为神龛,仓颉金身塑象端坐其中。仓颉四目灵光,方面长须,冠冕垂旒,俨然帝王一般。神龛两侧有两副楹联。外侧也是叶廷秀题书:上联:一时鸟羽开迹远;下联:千古帝功崇报隆。内侧一幅是著名历史人物宋朝名相寇准所题日月联,日联为:“盘古斯文地”,月联为“开天圣人家”。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堂堂历史名人寇准,何事何时在南乐仓颉庙题字留名?这事儿与澶渊之盟有关。“澶渊之盟”和约签定后,宋真宗大喜,作《契丹出境》诗一首,由寇准亲笔书丹,名匠刻石。这就是回銮碑。宋真宗班师回京,命寇准留下,负责大名府一带的善后事宜。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现在的南乐县,在北宋时期受大名府管辖。寇准入仕后,曾在大名做官,对南乐情况非常熟悉。辽兵退却后,寇准自濮阳北上,过清丰到南乐,看到辽兵所到之处一片破败,十分荒凉,心中不胜愤慨。九月里的一天,寇准在侍从的护卫下,渡过繁水河,来到仓颉庙。他拜谒了字圣仓颉夫子,又仔细观看了如林的碑碣,最后祭祀仓颉陵墓。陪同寇准前往的南乐知县告诉寇准,说字圣仓颉是南乐县人,正月二十四日生于庙前河南岸史官村,后来死在陕西白水,归葬桑梓故乡,而在白水只设了衣冠冢。寇准说:“生于斯,葬于斯,乃邑人之光。”接着,寇准又说,我在大名府任职数年,深知此地为秀杰之区,人文荟萃,贤哲递兴,代不乏人。可怜兵火连年,扰得黎民不得安宁,致使农桑凋敝,田畴荒芜,我深感责任重大。随后,寇准等人迈步转回仓颉庙大殿,望着仓夫子全金塑像,心潮澎湃,不能自已。为了表达他自己不畏强辽,矢志报国的决心和对造字圣人仓颉的崇敬之情,寇准命人笔墨侍候,挥毫题下了“盘古斯文地”“开天圣人家”十个大字,接着又在上联顶端书一“日”字,下联顶端书一“月”字,表示我寇准誓死保卫大宋江山的决心日月可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对联写成后,南乐知县忙命人精工镌刻,制成木质对联,悬挂在庙内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神龛东侧有一圆首石碑,为明弘治年间兵部尚书王越所立,上有仓颉画像,碑首阴刻“上古遗像”四个篆书大字。此仓颉画像早于明万历年间和崇祯年间的历代帝王画像,非常珍贵。碑阴记着仓颉陵庙四至:“东至莲花池,西至繁水县,南至五龙口,北至黑龙潭”。四至地理位置今说不一,但大致相同。 

      

      莲花池在庙东约两华里处,原为繁水河湾,水涸为池。其中碧莲丛丛,翠鸟翩翩,白鹅沉浮,红鲤隐现。人们于池周建一道百栏,栏外杨柳依依,栏内曲桥弯弯,确是游人频频乐往之处。古人所咏南乐八大景,其中的“繁水荷花”,即指此处。吴村人至今仍称其处为河湾地。莲花池于光绪年问被漳河冲决湮没,今仅余一道河湾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繁水县为隋朝置县,唐初省,建昌乐,后又建又省,废置无常。繁水县城在庙西三里,即今边马镇,有“十步两眼井,四门三吊桥”之说。繁水县城于唐朝时为河水淹没,所以至今仍有“水失繁水县”的说法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五龙口的传说不一。一说即字圣故里史官村今吴村正对仓庙的五条胡同街道,如五龙聚首,守护庙陵。一说仓颉陵庙四周有五色龙。青龙隐身庙南河水之中,黑龙藏匿庙北黑龙潭,白龙伏卧庙东莲花池底,赤红龙盘绕繁水城护城河内,只有黄龙雄居正中,驻守仓陵仓庙,为仓夫子坐骑。每逢仓颉生日正月二十四,五龙齐聚庙南,向仓颉礼拜。当然,这些都是传说,无从考究。按四至所述方位,似乎第一说略近情理些。五条胡同街道正处庙南,面向仓庙,街道两侧农舍,一年四季炊烟袅袅,如同五柱青香,年年烟火不断。古人是否取意于此,理或然也。黑龙潭在庙北十余里,今名白水潭。黑龙潭为何演变为白水潭,或者与民间传说故事有关。相传白水潭原名黑龙潭,为黑龙住所。自龙原居莲花池,后莲花池为漳水湮没,白龙遂失居住之所,它即投靠黑龙,二龙同居黑龙潭。俗话说:“二龙不能同居”。不久,二龙发生争执,黑龙战败远遁,白龙入主其穴,遂改名白龙潭。后人因繁体龙字不易书写,为求简便,改龙为水,成为白水潭。当然,这只是村名由来的一个传说,与史实或有霄壤之别。但作为一种别有兴味的故事听之,不无益处。


      万古一人大殿坐落在五尺高的月台之上,前部为祭台,周围环绕石雕栏板,正前方有几级台阶,皆为石条铺成。正殿为五脊、绿色琉璃瓦顶,水磨青砖墙,整体建筑气势宏大,庄严华美。正殿神龛后开一门,直通藏甲楼。阶前碑石林立,计有元碑一通,明万历元年、天启七年、崇祯八年、康熙十年、乾隆二十五年、咸丰十年、光绪某年及民国、现代石碑二十余通。今不少石刻散落村中,或为基石,或为墙堵,亟待收集保护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藏甲楼

      

      藏甲楼谷称后楼,为仓颉庙最高建筑,三间两层。绿琉璃瓦盖顶,通体红墙,坐落在一丈多高的台基之上,更显峻峭挺拔。


      与各寺庙的藏楼意义和用途大抵相近,意为收藏经卷之所,而仓庙的藏甲楼则另有含义。仓颉造字,用契刀刻在龟甲兽骨之上,后人建此楼让字圣收藏甲骨契刻,故名藏甲楼。

楼阁正面辟门,开两窗。二楼亦同,只是在东西两侧各洞开一窗。楼正面檐下有一木匾,为颇有名气的大军阀孙殿英所题。孙殿英曾因东陵盗宝闻名天下,有“东陵大盗”之称。他于中华民国十一年1922年任大名镇守使,为附庸风雅,而题此匾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藏甲楼”原来为“藏经楼”的传说相当流行,而孙殿英将“经”字改为“甲”字的事却鲜为人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孙殿英是河南省永城,富家纨绔子弟,从小不读诗书,却好舞弄枪、刀、剑、戟,年青时专干地痞流氓所干的坏事,后来拉杆子,仗着手里有钱,买了个“大名镇守使”的官衔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做了官就免不了结交达官贵人,文人雅士。1921年的一个中秋节晚上,孙殿英和五六个地方文人在大名城内一个花园里饮酒赏月。酒问,有人提议作对联助酒兴,你说上联我对下联,对不出的罚酒。坐在孙殿英下首的陈某,见水中倒映着天上星月,就脱日说出,“北斗七星,水底连天十四点”。该着孙殿英出下联了,使他这个无才无德的家伙直出汗,抓耳挠腮,嘴里直嗯、嗯,说不出话来。坐在孙殿英一旁的张某连忙打圆场说“孙将军喝醉了,我出下联吧”。此时正好有一只孤雁从空中飞过,张某道:“南楼孤雁,月中带影一双飞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孙殿英丢了丑,就决心找人教他读书写字。他哪里有那样的耐心,不几天就荒废了。他总是找一些文人在起吃酒谈话,并且遍访大名府历代文人雅士的故里和名胜,寻访到了就去拜谒,跟着学儒雅,充斯文。这一天,忽有一人报,离大名三十五里的南乐县吴村是造字圣人仓颉的故里,还有仓颉陵庙。孙殿英听说,急忙前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当时是民国十一年春,即公元1922年初,孙殿英带领随从,坐轿的坐轿,骑马的骑马,前呼后拥来到南乐县仓颉陵庙。他命人给他讲解宋朝天官寇准题的联:“盘古斯文地,开天圣人家”,还有明朝的刑部、工部、吏部尚书,及大学士、监察御史等人立的两座“三教之祖”“万圣之宗”方碑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听着听着,孙殿英不觉感慨万千,心想,他们都立碑题联让世代敬仰,我怎么才能让后人也都知道我孙殿英呢?他边走边思考,猛一抬头看到了高大的后楼,见上面有一匾额上题“藏经楼”。孙殿英哈哈大笑,说:“错了,错了。”随从们莫名其妙,问:“老爷,什么错了?”孙殿英说:“别的我不知道,这藏经楼只有寺院里才有,是藏经书的。这字圣又不是和尚,藏的什么经,给它换了,换了”。可是换什么字呢,他想来想去,不知怎么就想起字圣选的文字最早是刻在甲骨上的。对!换“经”为“甲”。“藏经楼”改为“藏甲楼”。于是,他回去后就命人另造一匾,上书“藏甲楼”,落款为“大名镇守使孙殿英题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孙殿英自作聪明,想通过题匾流芳百世,他只知寺院有 “藏经楼”,不晓字圣是“三教之祖”,仓颉庙就曾为和尚道人共同主持,他们的经卷就放在藏经楼里。楼名为藏经楼也说得过去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孙殿英歪打正着,题的倒也确切,因为仓颉毕竟是以选字最为有名。自此,“藏甲楼”的匾额就一直挂在仓颉庙的后楼上。


      楼内彩塑仓颉及其妻坐像,神态安详,四目流要。两旁各有三侍者,姿态各异,生动传神。如今,藏甲楼内四季香火不绝,善男信女虔诚拜礼,声唱诺诺,代人祝福祛灾。在豫北广袤的平野之上,也算是一道另具内涵、别有情趣、可以管窥民俗的风景线吧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故宅井

      

      故宅井相传为字圣仓颉故宅饮水用井,位于仓陵和仓庙之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井为青砖古井,深约十余米。据考,此青砖约为明代所制,可知明朝曾修复这一古井。


      井的形状虽然平平,其中却有一段有趣的故事。故老相传,井为圣井,十分灵验,不仅井水甘冽,可用以酿酒,而且能治百病。所以,七、八十年代,曾上演过远近百里人们来取水治病的闹剧。又传井中原出细磁餐具,因有人用后不归还,就再也不灵了。

     

      传说仅仅是传说,虽然从某种意义上反映了人们精神向住和追求,或表达了某一种意愿,但它毕竟不等于现实;只是为仓陵仓庙这一人文景观披上一件神秘外衣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井旁有一石碑,上刻“故宅井”篆书三字,署名“二月龙”。

   

      作为豫东北地区著名的古迹,自然有其值得称道的地方。但岁月的更替,风雨的剥蚀,给这一人文景观不断增加着年轮,抹上一缕古朴苍茫而又具神秘色彩的情调。长时间的管理不善使她日渐荒颓,逐步凋敝。正在使用仓颉创造的文字的人们,不少都在呼吁和祈祷:救救仓夫子吧!人们企盼着早日出现一个辉煌的栖“神”之所,迎接五湖四海的汉文字的使用者、伟大的仓夫子的弟子们的纷至沓来。






| 流量统计 | 法律声明 | 联系我们 |

Copyright © 2017 河南仓颉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豫ICP备15023605号-1 技术支持:大华伟业